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九游会j9官网网址协会主管

朱文颖:那尾永远有方向感的头鱼,带领我去往更光亮更宽阔的所在
来源:中篇小说选刊(微信公众号) | 朱文颖  2021年10月14日00:03
关键词:朱文颖

我认识一位留学归来的李博士。有一次,我接受了她“运用脑电技术了解具有文学天赋的个体进行思维活动时的脑功能特征”的实验。李博士告诉我,在她所擅长的心理学研究方面,她曾经的研究主旨是分析在群体生活中的基本特征。往简单里说吧,比如一种集体生活的鱼,倚靠头鱼带队。研究者破坏头鱼方向感后将其放回,于是所有鱼都追随这尾头鱼徒劳转圈,力尽而亡。这些鱼的遵从头鱼行为源于进化而来的基因。人作为群居动物,亦有相应进化力量,导致我们从众,从权威。

我做完李博士的实验后,她告诉我,实验结果只能用于科学论证,对参与者是保密的。所以我一直不知道我的脑功能特征究竟是怎样的。我在回味李博士的头鱼实验时,总会联想到《中篇小说选刊》这本刊物。因为我觉得,它很像那尾永远不会被破坏方向感的头鱼。很多次,我的作品有幸被她选中,而她总是带领我,去往一个更光亮、更宽阔的所在。

写作之余,我也爱看一些经典故事。比如说:

“从前在乌斯国有一个人。这人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他的牲畜有七千只羊,三千头骆驼,五百只母驴,还有很多仆役。他比所有住在东方附近的人都更有气派。”约伯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他有幸心满意足直到上帝向他举起了手,用麻疯病打了他一下。以便他从麻木的舒适中醒来,饱受精神之苦。

有时候,这本选刊和被它选中的作品,非常像那只高高举起的手。

《有人将至》是我的一个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选刊》也选载了。或许因为它心灵的长度。

这篇小说的缘起,是我曾经看到的一则访谈对话:有人在会议中分别遇到一对夫妻中的丈夫和妻子,他们向此人倾诉心中的忧愁与烦恼,而内容几乎是一致的:“是的,我有抑郁症。您知道,因为这个,我总是有点难为情。而且我一直在服用某种药物,好几年了……我只是想问问您的意见?”

这对夫妻把治疗抑郁症的药物藏在同一卧室不同的抽屉里,而且不约而同地提示此人,需要把这件事情向自己的丈夫(妻子)保守秘密。

在更多的维度中,《中篇小说选刊》就是那个无数人心目中完美的倾诉者。

祝《中篇小说选刊》四十岁生日快乐。